行业动态
您当前位置: >> 新闻公告 >> 行业动态
刚刚,现代商船宣布加入THE,能借此摆脱亏损吗?
发布时间:2019年07月02日
 

7月1日,现代商船宣布:将以正式成员身份加入THE联盟。同时THE联盟还决定,各成员之间将建立新合作,合作期至2030年。

据了解,THE联盟成员于6月19日在台北就相关事宜达成了共识,不过该合作仍有待相关部门批准。批准后,将于2020年4月1日正式生效。届时,现代商船与2M联盟为期三年的合作也将到期。

刚刚,现代商船宣布加入THE,能借此摆脱亏损吗?
THE联盟扩容,从左往右依次为:现代商船首席执行官Jae-hoon Bae、赫伯罗特首席执行官Rolf Habben Jansen、ONE首席执行官杰里米·尼克松和阳明海运董事长谢志坚

刚刚,现代商船宣布加入THE,能借此摆脱亏损吗?
现代商船官方声明

现代商船首席执行官Jae-hoon Bae称,成为THE联盟的正式成员,非常自豪。

他说:“相信凭借更为丰富的经验、更具竞争力的船队以及对于客户服务的高度关注,现代商船可以获得成功,为包括股东、员工等在内的各方创造更多价值。”

THE联盟于2016年5月13日正式成立,2017年4月1日正式开始合作。当时的联盟成员有赫伯罗特、阳明海运、商船三井、日本邮船、川崎汽船、韩进海运六家公司。在韩进海运破产、三家日本公司组成海洋网联船务(ONE)后,联盟正式成员变为赫伯罗特、ONE和阳明海运三家,总运力为388万TEU。

对于新成员的加入,THE联盟现有成员均表示看好,并认为,现代商船加入THE联盟后,可以扩大联盟的港口覆盖范围和服务范围,进一步带动联盟未来发展,提升THE联盟的竞争力。

赫伯罗特首席执行官Rolf Habben Jansen认为,现代商船非常适合THE联盟。“其拥有一批新型的、现代化的船舶,可帮助我们提升服务质量,提高服务效率,进一步减少排放。”

大船订单是砝码

事实上,现代商船目前手中最大的砝码,就是手握大船订单,这或许也是最吸引THE联盟的地方。

根据Alphaliner最新数据,现代商船目前总运力为425,550TEU,紧随阳明海运,排名全球第九位。

此外,现代商船2018年10月份正式订购了20艘大型集装箱船,其中,12艘23000 TEU型船将于2020年第二季度正式交付,8艘15000TEU型船将于2021年第二季度交付。

这批订单总运力达396000TEU,全部交付后,现代商船的运力将翻番,超过80万TEU。

现代商船称,23000TEU型船交付后,将投入远东至北欧航线市场,进一步提升THE联盟的实力。

 

梳理THE联盟现有三位成员的船舶情况后不难发现,THE联盟的大船数量不足。

 

赫伯罗特目前最大的船舶为19870TEU型船,ONE拥有的最大船舶运力为20190TEU,阳明海运旗下船舶更小。

 

此外,这三家公司中,赫伯罗特目前尚无新船订单,ONE还有一艘14052TEU型船待交付,阳明海运新船订单的平均运力则在8300TEU左右。以大船规模看,THE联盟在与其他联盟的竞争中,处于明显劣势。

 

市场艰难,规模效益尤为重要。

在大船化趋势下,THE联盟对于超大型船的渴求应该非常强烈。而手握12艘23000TEU型船订单的现代商船,无疑是其最佳合作伙伴。

而现代商船也需要借助联盟力量,部署好大船运力。

事实上,这20艘大船订单,支撑着现代商船的“2022年蓝图”,也承载着现代商船复兴韩国海运业的梦想。

韩进海运破产后,韩国航运业元气大伤。为支持本国航运及造船业发展,韩国政府公布了《韩国振兴航运五年计划(2018-2022)》。根据该计划,韩国海事集团(KMC)将提供各种形式的资金支持,帮助韩国航运企业在2020年前建造超过200艘船舶。

已是韩国最大班轮公司的现代商船,自然成为政府最大的资助对象。

目前,现代商船已获得超过60亿美元的政府资助,用于订造大船和购买码头资产,这或许也是助推现代商船顺利加入联盟的一大优势。

何时盈利仍难测?

实际上,长期落单的现代商船,一直尝试加入联盟,特别是与2M联盟之间的“暧昧”关系,一度让业界猜测其将加入2M联盟。

现代商船与2M联盟的合作始于2017年4月。当时,马士基航运、地中海航运和现代商船签署了一项协议,正式启动了2M联盟和现代商船在东西航线贸易上的战略合作。

具体包括一系列在东西航线上的船舱交换和船舱购买协议,以及马士基航运和地中海航运接管一部分由现代商船租用和运营的船舶。

不过,2018年5月和6月,现代商船先后宣布退出与2M合作的两条跨大西洋航线和一条中国-澳洲航线。2018年年末,又传出现代商船与THE联盟进行接触的消息。

而现代商船之所以选择加入联盟,还是出于业绩的考虑

尽管运力规模快速提升,营收与箱量也保持增长,但一直无法盈利是最尴尬的事实。

截至2018年年末,现代商船已经连续15个季度亏损。公司深陷亏损泥潭,早已引起债权人的不满,这也是导致现代商船原首席执行官柳昌根(Yoo Chang-keun)最终离任的原因。

梳理现代商船往年财报,2016年,该公司亏损7.36亿美元,债务总额约30亿美元;2017年亏损11亿美元,债务总额约24亿美元;2018年亏损5.13亿美元,债务总额约26亿美元。

今年2月22日,柳昌根正式发表辞职信。3月末,现任首席执行官Jae-hoon Bae上任,Jae-hoon Bae曾在物流领域发挥才能,也被业界认为将给现代商船带来全新气象。

有外媒表示,Jae-hoon Bae上任不久后,曾到访欧洲,似乎希望同2M联盟成员马士基和地中海航运加深合作。但当时也有传言称,现代商船正在与THE联盟进行接触,一时扑朔迷离。

而不变的是现代商船的雄心。

今年5月20日,现代商船更新企业标识,其表示,新标识表达了公司迈向光明大道的雄心壮志和高瞻远瞩。 

不过,今年第一季度,现代商船再度亏损,而未来的市场环境还充满着种种不确定因素。尽管加入了联盟,但现代商船的前景仍然难料。

那么,你是否看好加入THE联盟后的现代商船呢?